聖索菲亞教堂

伊斯坦堡 | 土耳其

景點介紹

在21歲的年少霸主拿下君士坦丁堡前,它是固若金湯的,不但有堅實的城牆扺擋不知好歹的進犯者,更有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馬爾馬拉海為天然屏障,君士坦丁堡人夜夜睡得安寧無憂。 1453年的5月29日一早,君士坦丁堡人赫然發現,在他們引以為傲的濤濤水域上,竟然充斥著鄂圖曼戰船,以巧計突破君士坦丁堡防禦的蘇丹麥何密特二世(Sultan Mehmet II)意氣風發地站在城門口,等待鄂圖曼士兵打開城門,等著改寫東西方歷史及世界版圖的一頁。 武功蓋世的麥何密特二世29日下午立刻前往索菲亞教堂宣示他的勝利,他得意地大喝:「……the buildings of the city fall to me。」 的確,麥何密特成就了數百年來阿拉伯人、鄂圖曼列祖列宗無法成就的大業,也實現了伊斯蘭教可蘭經中君士坦丁堡必將落入穆斯林之手的預言;基督教的挫敗空前絕後,麥何密特二世更進一步下令將原本是天主教堂(basilica)的聖索菲亞教堂(Hagia Sophia)改建為清真寺(Ayasofya),直到鄂圖曼帝國在20世紀初結束前,聖索菲亞一直是鄂圖曼帝國最重要的圖騰建築。 麥何密特二世之所以選擇聖索菲亞宣示國威,主要和基督徒在6世紀時初建聖索菲亞教堂的因由有關。 根據一般的說法,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能夠拿下君士坦丁堡、建立東羅馬帝國,得力於聖督徒的幫助。某日,君士坦丁大帝看到漸黑的天空出現十字架的亮光,當夜基督顯靈,命令君士坦丁大帝製造同樣形狀的十字架,將之做為軍隊的前導,十字架將保證君士坦丁大帝攻城的勝利。於是君士坦丁大帝連夜趕製十字架杖(labarum),遵造指示,前導軍隊,果然如願。 君士坦丁大帝不但訂基督教為國教,他的兒子更下令興建聖索菲亞教堂起,直到鄂圖曼土耳其人將它改為清真寺前,聖索菲亞教堂雖屢遭地震、火災的破壞,但依然扮演著東羅馬帝國總主教堂的角色,可以說是最能展現希臘東正教榮耀及東羅馬帝國勢力的教堂,同時也是拜占庭建築的最高傑作,更提供了後繼者鄂圖曼建築風格的範本。 Sophia一字其實意指基督或神的智慧,麥何密特二世一攻下當時君士坦丁堡這個基督教最重要的據點時,「故意地」挑上了聖索菲亞教堂,移走祭壇、基督教聖像、遺物、用漆塗掉馬賽克鑲嵌畫,代之以星月、可蘭經讀經台、往麥加朝拜的朝拜龕、增建伊斯蘭教尖塔,唯一不變的是名稱─「神」的智慧和功能。 從basilica(教堂)變成camii(清真寺),再變成現在兩教圖騰和平共存的模樣,聖索菲亞是夠傳奇,也夠獨一無二了,更重要的是興建及改建者都是基督教世界及伊斯蘭教世界數一數二的建築師,特別是受命改變聖菲索亞宗教性格的錫南(Sinan)及19世紀末的瑞士佛薩提兄弟檔(Fossati)。 錫南是伊斯蘭世界最偉大的建築師,在他整理聖索菲亞之前,聖索菲亞經歷了13世紀初第四次東征十字軍的破壞,仍無法恢復,據說在麥何密特二世大駕光臨前,教堂窮得連買蠋燭的錢都沒有,不過錫南讓它再次活了過來卻是千真萬確,他以拜占庭式的廣場布局及圓頂十字架結構(Byzantine domed cross plan),讓聖索菲亞在舊有架構中增添新的鄂圖曼風格;而我們今天所看到的聖索菲亞則是佛薩提兄弟大幅改建的結果,據說他們兩花了相當於兩百萬美金翻修聖索菲亞,成果當然非凡,從佛薩提兄弟畫筆下的聖索菲亞果然是氣勢驚人,大理石柱在透照進來的陽光線下,有著清涼及耀眼的碧綠色,黃金馬賽克的色澤光彩奪目,鄂圖曼人朝拜的情形清楚可見。 佛薩提兄弟整建的部份包括加強圓頂及穹窿、增高東南邊尖塔的高度、清理出被隱蓋的馬賽克,不適合出現的東正教圖騰則改以石灰蓋住,而寫上可蘭經或阿拉等先知名字的矩形盤則改以更大的圓盤,至今仍掛在聖菲索亞圓頂四周,和基督等馬賽克鑲嵌畫,互相幫襯,烘托聖索菲亞不可思議的空間氛圍。 1932年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將索菲亞改成博物館,長期被掩蓋住的馬賽克鑲嵌藝術瑰寶得以從見天日,也因此伊斯蘭教和基督教在此共和了,仰望掛在圓頂上、寫著「穆罕默德」的阿拉伯文金字大圓盤,和更高處聖母抱基督的馬賽克拼貼,自然地同聚一堂,那種來自宗教的感動,遠比世界任何一座建築更教人泫然欲泣。

基本資料
  • Aya Sofya Meydanı, Sultanahmet,電車搭至Sultanahmet站。
  • +90-212-522- 0989
  • 9:00~17:00

貓 ‧ 旅行咖啡輕食館

志志 精彩分享

貓 ‧ 旅行咖啡輕食館

以喜愛貓、愛護貓為出發點,一家結合餐飲、展覽、旅行、雜貨與貓咪概念為主題的餐廳。

Top